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屋漏在下止之在上上漏不止下不可居

礼失而求诸野!道崩而存诸市!

 
 
 

日志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的密码  

2015-09-29 21:19:59|  分类: 中國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赵灵敏 发自:新加坡 2015-09-18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的密码 - 非也非也 - 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私有财产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2日,新加坡大选结果于凌晨揭晓,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获胜。总理李显龙与人民行动党支持者庆祝。(CFP/图)

1954年创立的人民行动党,自1957年开始在新加坡执政,迄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其长期执政、屹立不倒的根本,是它基本上满足了新加坡人对好政府的期待:廉洁,高效,注重民生,让人民分享国家发展成果。

2015年9月11日,新加坡举行了李光耀去世后的第一次大选,和选前反对党气势如虹的氛围相反,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以69.86%的得票率大胜,显著高于上次大选的60.14%。

1954年创立的人民行动党,自1957年开始在新加坡执政,迄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其长期执政、屹立不倒的根本,是它基本上满足了新加坡人对好政府的期待:廉洁,高效,注重民生,让人民分享国家发展成果。

网络和现实严重脱节

很多人跑到反对派的网站去留言,参加反对党的集会,目的是为了发泄、为了好玩、为了博参与感,但真的到投票的时候,他(她)心里很清楚,只有人民行动党才能照顾到自己的切身利益

2011年5月的上一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虽然在87个议席中占了81个,仍然拥有绝对优势,但60.14%的得票率却是独立以来最低的。而一些有重量级政治人物坐镇、向来被视为铁票区的集选区,在这次大选中都失去大量选票,有的降幅还在10个百分点以上。更大的震撼在于,反对党工人党攻陷了有5名议员的阿裕尼集选区,导致人民行动党在该选区的候选人、外交部长杨荣文意外落马,而该选区另一位候选人再诺本已经被内定为议长的候选人,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王乙康更被认为是新加坡未来第四代领导核心的人选,结果也在选举中落马。人民行动党在阿裕尼的失利,因此显得格外惨烈。

2015年大选前很久,网络上就已经掀起批判执政党、为反对党造势的热潮,从反对党的网站、异议博客到社交媒体,不一而足。在网络世界里,执政党看起来已经众叛亲离,成为弱势,苦苦撑住摇摇欲坠的政权;反对党则是兵强马壮,长驱直入,不仅是夺下更多席位,甚至有望拿下政权。

而在线下的竞选阶段,此次大选的对抗性明显增加。过往在很多选区,反对党根本就派不出人参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经常是不战而胜。例如,李光耀生前所在的选区,多年来根本没有反对党加以挑战。而此次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次在所有选区都有反对党参选的大选;另外,以往反对党即使能派出人参选,素质也不会太高,很多是出租车司机、小贩这样的基层群众。但这次不一样,反对党的人选里也有了博士这样的高端人才。

而从竞选的场面看,反对党工人党的群众大会动辄来三五万人,人山人海,挤爆地铁和体育场,许多民众在大会上表现出的激情,比候选人更加投入。相比之下,执政党的会场无论从气氛还是人数来看都逊色很多。而且,双方你来我往隔空交火的场面不断出现,执政党指责反对党是“没有方向的赌船”,反对党则回击“我忍你很久了”。凡此种种,都让人以为新加坡即使不变天,反对党的得票也会大幅增加。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取得了1980年以来的第二好成绩(第一好成绩是“9·11”事件后取得的),反对党兵败如山倒,不但输掉一个单选区,而且连上次获胜的阿裕尼集选区也差点保不住(得票率50.95%),这让很多观察者大跌眼镜。

事实上,这也是近年来在世界各地经常发生的现象:今年5月的英国大选本来被预测为战后最激烈的一次,执政党和反对党不相伯仲,但最终执政的保守党大胜,让人大跌眼镜。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网络和现实的脱节有关。

和现实世界相比,网络世界“沉默螺旋”的现象更为突出:支持的人往往沉默不语,有强烈表达欲望的人则往往是有强烈不满的人,这样一来,网络世界就很容易出现群情激愤的情况。然而,这在很多时候是假象。在此次新加坡大选中,很多人跑到反对派的网站去留言、参加反对党的集会,目的是为了发泄、为了好玩、为了博参与感,但真的到投票的时候,他(她)心里很清楚,只有人民行动党才能照顾到自己的切身利益。

而在此次大选前半年,新加坡接连发生了李光耀去世和国庆50周年这两件大事。3月份李光耀去世时,近1/4的新加坡人前往吊唁现场,最长的排队时间长达8小时,连反对党领袖都提醒民众要“世世代代铭记李光耀对国家的贡献”。8月份新加坡建国50周年,人民行动党政府花费了4000万新元庆祝,借此提醒民众珍惜新加坡建国的不易和50年取得的成就,这些都激发了新加坡人的爱国热情和对执政党的感激:毕竟,是人民行动党带领新加坡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第三世界跨越到第一世界,这份情是要还的。

再从大选前新加坡所处的外部环境看,邻国马来西亚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抗议总理纳吉布的贪腐丑闻;南海局势不平静;世界经济不明朗,印尼、马来西亚等周边新兴经济体有衰退的风险,这些都让新加坡人内心不安,意识到要有一个强大的政府,才能在复杂和竞争的大环境中生存和发展,人民行动党提供了这项庇护。而反对党虽然会喊口号,但其政纲集中在民生经济领域,在外交安全上的论述付之阙如;加上大选前由反对党管理的市镇会被爆出了管理不善的情况,这让很多人担心反对党连一个基层的市镇会都管不好,又如何能管好新加坡?

满足了人民对好政府的期待

新加坡实行部长以上官员的高薪制度,是从1994年开始的,但是在这之前的很长时间里,新加坡的廉洁已经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因此,新加坡所谓的“高薪养廉”实际上是个伪命题

从根本上讲,人民行动党能赢得此次大选,与该党特殊的维稳策略和与时俱进的品格有莫大关系。

新加坡原来是一个转口贸易港,主要人口是来自中国东南沿海、为生活所迫下南洋的农民和苦力,从印度来的低种姓打工者,以及少量的马来人和泰米尔人。在这样的人口基础上,加上没有自然资源、和周边国家关系不太好等不利因素,新加坡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第三世界跨越到第一世界,人均GDP从400美元上升到5万多美元,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功不可没。

1965年8月新加坡独立时,面对的是一穷二白的局面,李光耀着急得当众流下了眼泪;雪上加霜的是,每年给新加坡创造3万个工作机会的英国军事基地也打算要搬走了。这一系列的不利因素,考验着这个国家的生存。

李光耀采取了一系列的办法。首先是招商引资,这种做法在今天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在那个年代,是有一点离经叛道的。因为当时第三世界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高涨,普遍认为西方资本都是剥削者,是到第三世界来剥削资源,剥削人力的,但是李光耀认为新加坡本身没有什么可以被剥削的,因为它没有资源。而这个国家要生存下去,要有工作机会,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他就到美国去,一个个拜访商界领袖。同时,新加坡成立了经济发展局,派出很多年轻人到全世界去,跟商界领袖见面,可能见了四五十个人,才会有一个人愿意到新加坡来投资。就这样子一点一滴,到了1970年代,新加坡已经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经济体了。

除了发展经济,李光耀也非常关注民生,在这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做法,就是实行组屋制度。李光耀相信,“有恒产就有恒心”。一个人有了财产,他对国家、政府的认同感就会增加。因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个五百万人口的国家,建设了大概一百万栋组屋,新加坡是世界上极少数解决了房屋问题的国家。组屋一般是相当于私人住宅1/3的价格,基本上用住房公积金就可以供完了。另外,组屋一般设立在交通很便捷的地方,反倒是昂贵的私人住宅交通不便。此外,新加坡还有一个很特殊的规定就是,用公积金购买的组屋不能用于清偿债务。就是说,如果你欠了别人很多钱。他不能把你组屋的房子拿去清偿债务,这也是一个保证人人有地方住的做法。另外,新加坡很注意让人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例如,当年新加坡电信上市的时候,新加坡就允许成年公民,用市价一半的价格,来购买新加坡电信的蓝筹股的股票。

在廉洁方面,新加坡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新加坡所处的东南亚,在廉洁上的表现并不好。但是,新加坡多年以来都在“透明国际”的全球廉洁排行榜上排名第七,前面只有北欧国家、瑞士、新西兰,超过了美国和欧洲的绝大部分国家。新加坡的廉洁,我们之前有一种误读,认为它是用高薪买来的。实际上,从新加坡整体来讲,高薪只是全国几十个人才享有的待遇,大部分公务员的薪水也就是私人企业的2/3左右。另外,新加坡实行部长以上官员的高薪制度,是从1994年开始的,但是在这之前的很长时间里,新加坡的廉洁已经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因此,新加坡所谓的“高薪养廉”实际上是个伪命题。

新加坡的廉洁其实是由一系列制度来保障的。例如,在贪污问题上实行的是有罪推定,一旦发现一个公务员的生活享受与收入不成比例、又不能够说明来源,那么就认定所得是由贪污造成的,没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说法。另外就是公积金的制度,每一个新加坡人,包括公务员薪水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放到公积金里,政府也会给里边放一部分钱。这样作为一个高级公务员,等到快退休的时候,公积金往往会达到上百万的金额。但是,一旦有贪污的行为发生,不但可能会面临坐牢的后果,公积金也会被剥夺。因此,新加坡也没有“59岁现象”。

廉洁之外,新加坡还强调贤能政治的作用。我们一般都会强调制度的作用,但是李光耀认为制度是不够的,因为他观察到很多新独立的国家,也继承了原来殖民者的制度,但是制度的执行过程就乱七八糟,离题万里,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他认为这其中的差别就是由领导人个人的素养和品德决定的。李光耀相信,真正管理新加坡的就是那三四百人,如果这三四百人坐在一架飞机上,这个飞机失事的话,新加坡就完蛋了,所以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不遗余力地到处寻找人才。

它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七步选人法,对一个人的性格特征、能力(包括精神状态)都进行测试。通过这种测试的人,才可能成为议员部长的候选人。人才被选拔进来还要使用,还要让他经历选举的考验。选上之后,包括部长在内的议员还要定期接见选民,部长必须亲自来,不能让助手或其他人来代替。一般是一星期一次,听选民讲自己有什么样的烦恼和困惑,可能往往讲的都是鸡毛蒜皮个人的小事情,但是你也不能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样子。

不遗余力压制反对党

人民行动党一手软、一手硬的政治谋略展露无遗:对民众,通过发展经济、让人民分享发展成果、建设廉洁高效政府等做法笼络民心;对反对党,则以内安法、司法诉讼等方式进行打压

从新加坡建国以来,反对党就一直存在,目前合法存在的有二十多个。李光耀之所以没有取缔反对党,和他的个人经历有莫大关系:李光耀虽然是一个华人,但他从小接受的是英式教育,说的也是英语,在32岁才开始学中文。这样的一个人,加上当年跟他一起创立人民行动党很多的党友也都是这样的经历,他们生下来接触的就是英式制度,取缔反对党这种事情是连想都不会想的。

但早年李光耀对反对党的打压也是不遗余力。例如,引用内安法抓人,内安法就是内部安全法,是英国人在的时候就实行的一种制度。其大意就是说,我可以以你威胁国家安全、威胁社会和谐、种族安全这样的一些借口,不经审判无限期地扣押你。这就在新加坡的历史上制造了一种恐怖的气氛。一些反对党的领导人被监禁了差不多20年,而且是没有经过任何的审判,没有什么定罪的程序。

其他打压的措施还包括:选区划分。每次大选之前,新加坡都会成立一个选区检讨委员会,某个选区反对党的势力比较大,委员会就完全有权力把它并入另外一个对人民行动党更为有利的选区,或者把它变成集选区的一部分等等。这些权力其实都操控在人民行动党的手里;选举的时间非常地短,从开始提名到选举,总共只有9天的时间,还有一天是冷静日,不能宣传,真正可以用于选举造势的时间只有8天。对于竞选时间为什么这么短,李光耀也有自己的解释,他说选举时间太长费用太高,一定要花很多钱,这样一来,这个人获胜以后可能就会想要捞回本钱,这个就可能成为贪污的动因;集选区制度,选民对某个政党的一个团队投票而不是单独的个人,这也不利于反对党,因为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有那么多的部长,大家天天在电视上都能看到,觉得很熟悉。反对党的人,平时根本就没有曝光的机会,选举时间又这么短,根本就没有时间让大家了解他。

人民行动党打压反对党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通过司法的方式。李光耀是律师出身,所以很多时候,他是通过法律的方式,以诽谤等种种的罪名,把反对党的人告上法庭,要你给我赔很多的钱,你一旦拿不出这笔钱,就可能被宣布破产,一旦破产,按照新加坡的法律,你就失去了候选人的资格。这个做法可以说是屡试不爽,也远近闻名。当然,每次诉讼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澳洲的一个大律师做过一个统计:过去的几十年,新加坡普通人之间发生的名誉侵权案,平均赔偿的金额只有4500新元,但是人民行动党指控反对党诽谤,反对党赔偿的金额平均高达57000新元,差距达10倍以上。

对自己对反对党这一套压制的做法,李光耀有自己的解释,他说我不是为了打压他们,我是为了让他们变得跟人民行动党一样有能力,一样道德高尚,这样有一天一旦人民行动党倒了,新加坡还是有选择的,国家治理水平不会有大的一个倒退。另外,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说,我作为执政党的领导人,没有义务去扶持反对党,全世界的通行做法,都是要在你羽翼未丰的时候就把你翦除掉,我没有义务把你扶持成跟我一样的,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面对反对党的挑战,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一手软、一手硬的政治谋略展露无遗:对民众,通过发展经济、让人民分享发展成果、建设廉洁高效政府等做法笼络民心;对反对党,则以内安法、司法诉讼等方式进行打压,来保证自己的执政地位。这也算是有新加坡特色的维稳策略。而观察新加坡,不能只看到后者而忽略了前者。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